《無敵破壞王2:網路大暴走》是一部迪士尼動畫電影,為2012年《無敵破壞王》的續集,由瑞奇·摩爾執導,約翰·C·萊利、莎拉·席爾蔓與蓋兒·加朵配音,劇情講述在首集擊敗反派賽車手「渦輪」的6年後,破壞王和雲妮露成為最好的朋友,白天在各自的機台上班,晚上則形影不離的賴在一起,日復一日過著單純的生活。不過有一天,外頭玩家在遊玩中不小心弄壞了「甜蜜衝刺」的操縱桿,兩人為了不讓雲妮露的機台被報廢,一同利用老闆新買的wifi機從連上網路,到ebay拍賣找能替換的零件。

 

比起去年題材類似、獲得大量負評的《表情符號電影》,《無敵破壞王2:網路大暴走》正確為觀眾示範如何把網路世界拍得既深刻且具有活力。就像是《一級玩家》在電影中穿插大量彩蛋又不影響本身架構與節奏,《無敵破壞王2:網路大暴走》也只把網路世界各個品牌和人物變為故事背景中錦上添花的一小角,而不是把它們當成推動劇情的基本要素。

 

 

如果說《無敵破壞王》用懷舊街機或區網連接,讓觀眾找回年少時期翹課打電動的往日時光,《無敵破壞王2:網路大暴走》就是經過時代與流行的演變,讓8bit復古遊戲中的角色走進光鮮亮麗,令人眼花撩亂的網路世界。整部片全面升级之下,不僅把現今人人都沉浸其中的網路生活搬進電影,也利用這種更為寬廣、更為便利的世界,來提點觀眾在這能獲得大量資訊與關注的時代,我們就跟片中每個虛擬化身方正的臉龐一樣,好像漸漸失去原本最珍惜的簡單美好。

 

如同迪士尼電影的一貫作風,上集《無敵破壞王》的主題是關於「友情」和「自我認同」,最後破壞王回到遊戲、跟雲妮露建立深厚感情實在讓人感動,而《無敵破壞王2:網路大暴走》不僅加入了夢想,也把友情這點做更深入的探討。究竟小時候最親密的朋友,會不會因為長大對於夢想的差異而導致兩人分別?到頭來破壞王和雲妮露就不是走著相同道路的人,破壞王滿足於現況,而雲妮露渴望離開舒適圈、迎接新的挑戰,對未知未來的嚮往是他們之間產生距離的開始,不過電影至此點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,當朋友朝著另一條路離開時,我們會開心地給予祝福,還是會因為他的背叛而感到憤怒?

 

 

《無敵破壞王2:網路大暴走》利用電腦病毒來放大破壞王心中的心魔,原本希望跟雲妮露共度一生的願景,就在她進入之後被狠狠打碎。他曾經以自己最真實「壞人」的面貌獲得眾多朋友肯定,不過在網路世界中,人們要的遠遠不只如此,儘管能以搞笑影片在短時間內吸引大量關注,但專長只有破壞的他,終究無法在這多元世界生存。所以在網路中雲妮露看到無窮無盡的未來,但破壞王就只有更加確立他回到街機世界的決心,或許電影利用「我們必須學會放手,所謂朋友並不是完全的佔有」,這樣看似一場非常溫暖的感人場面來收尾,但闔家觀賞的童話故事背後,隱藏的殘酷現實依然存在。

 

 

最終雲妮露留在網路中追逐夢想,而破壞王重回街機繼續過著一成不變的生活,兩人雖能偶爾打電話敘舊,但可以想像之後應該會逐漸疏離。這不禁讓我回憶起從前學生時期非常要好的朋友,有幾個能在幾十年後仍保持相同的友誼,長大後我們多了工作、多了家庭,多了必須承擔的責任,就少了一些最純粹的情感。或許我們有著相同的起點,但隨著每人方向的不同,彼此距離終究會在不知不覺間愈離愈遠,希望到時我們都不會忘記對方,就因為平時難以碰面,曾經擁有的共同記憶才會更顯珍貴,那張的金牌並不代表雲妮露和破壞王的友情到此結束,而是給予兩人,我想這才是真正的朋友吧。

 

 

整體而言,《無敵破壞王2:網路大暴走》有著極為飽滿豐富的故事,利用讚讚姐點出網路世界面臨的問題,不論是彈出式廣告、演化法綁架,還是酸民文化,都深深切合著我們現代人的心。另外,找出隱藏彩蛋同樣也是觀眾看電影的一大樂趣,多倒數不完的品牌,還有漫威、星戰等眾多迪士尼角色齊聚一堂,其中那場公主吐槽大會絕對是整部片畫龍點睛之處,最終公主們運用各自拿手絕活拯救一位渾身肌肉的男人,更直接撕下她們身上「只會柔弱的等待救援」的標籤。這就是迪士尼帝國最邪惡的地方,像肚子裡蛔蟲一樣,永遠把觀眾心裡所想摸得一清二楚,雖然劇情少了點扣人心弦的感動,但電影裡滿滿的共鳴,加上那兩段帶有濃厚惡趣味的片尾片段,他們會成功真的不是沒有道理。

 

最後我還是必須問一問,有人被那隻長著破壞王頭的尖叫羊戳到笑點嗎?那幕真的讓我在戲院笑到完全無法自拔。

 

◎歡迎到我的FB專頁按讚◎ 如履的電影筆記

◎更別忘追蹤我的Instagram◎ 如履的電影筆記(looryfilmnotes)

本文版權歸「如履的電影筆記本」所有,任何非台灣的中國簡體字網站皆為盜連,請自重勿任意轉載。

爽度:8/10

劇情:8/10

氣氛:8/10

演技:7/10

題材:9/10

總評:8.0/10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如履 的頭像
如履

如履的電影筆記本

如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