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雷影評

英國推理小說作家阿嘉莎·克莉絲蒂的《東方快車謀殺案》,至今已被翻拍過4部電影、電視劇,2017年肯尼斯·布萊納領著眾多一線演員,不輸1974年版的豪華卡司,自導自演了這部《東方快車謀殺案》,相信除了給老影迷重溫舊夢外,更希望把這經典作品介紹給新觀眾,這故事劇情究竟有什麼魅力,能承受時間還有全世界各種推理題材作品的考驗?

 

而我作為對原作完全不了解、只稍微看過簡介的一張白紙,單純抱著看一場偵探犯人的對決就進了戲院,沒想到比起抽絲剝繭,本片更專注在角色間互動以及彼此的關聯性,或許與原本期待的解謎有落差,但還是給了我一段開心且充實的觀影體驗,《東方快車謀殺案》與其說是偵探推理片,不如說是部懸疑劇情片。

 

 

從電影一開始,就向觀眾介紹了主角赫丘勒·白羅,他自信、觀察入微、有強大的偵探能力、愛看狄更斯的小說,只吃煮了四分鐘、大小相同的水煮蛋,右腳踩到了牛糞,左腳也必須踩到,不段提醒人把領帶拉直等,都能看出他對事物的要求完美,甚至對案件也是,他深信我們不會殺人,是身為人類與野獸的差異,而就是有這樣的角色塑造,才成就了最後那高張力的精采對戲。

 

或許是因列車狹長的空間,片中運用了許多高水準的長鏡頭,像一開始白羅從餐車走到包廂,就從列車外帶著觀眾了解列車配置與角色性格,或是在凶案現場由上而下的視角,都給了我們能夠有如上帝視角的觀察房內各種線索。然而片尾白羅走出包廂到眾人集結的車廂在下車的那場戲,經過的每個角色時都帶有那種不用明說就能感受到的深刻情感,與一開始情景的強烈對比,上車時的吵雜與下車時的寂靜更代表白羅心中堅守原則的改變。

 

 

福爾摩斯:「去除掉所有不可能的最終結果,無論有多麼荒謬,但它就是真相。」

 

最後那最高潮的揭兇橋段,導演利用出軌列車移回鐵軌,把乘客們請到隧道口,巧妙製造出傳統推理小說偵探集中所有嫌疑人講出真相的場景,這時坐在一張長桌前的乘客們宛如一幅達文西的《最後的晚餐》,只不過這次兇手可不只有猶大一人,所有乘客面對著白羅,儘管每個人的性格和來歷都不盡相同,但都因相同的事件所苦。此時,《東方快車謀殺案》已經不再是推理電影,講的不是犯人的手法、不是兇器與證據,也不是正義與邪惡,而是存在我們心中的人性。

 

「什麼是正義?」

「有時光靠法律是遠遠不夠的。」

「那良知呢?」

「隨黛西一起埋葬了。」

 

 

「這列車上沒有殺人犯,只有需要重生的人。」

 

這十二位乘客全都參與了這次的殺人案,不過卻沒人知道究竟是誰捅下了致雷契特於死地的那刀,雷契特是被害者也是兇手,乘客們亦同,通常我們對於凶殺案幾乎都站在被害者角度抨擊兇手,但如果他同時也是被害者的時候呢?我想這一切就難以定論了,東方列車就像是條通往希望的道路,但意外的雪崩讓列車出了軌,就如同乘客們的美好生活因雷契特的到來而破滅,白羅站在桌前面對這十二的受傷的靈魂,他曾經那「有罪或無罪,沒有灰色地帶」的原則第一次被挑戰也第一次被打破,白羅常說真相只有自己和上帝了解,然而這次他則代替了上帝原諒了這十二個犯了錯的靈魂,讓正義的天枰維持著不平衡的和諧,就像是這個世界。

 

 

總而言之,《東方快車謀殺案》是一部內容精彩豐富的劇情片,藉由案情一步步的發展來帶出關於人性的辯證,電影以類似舞台劇的編排,不管是那生動的人物塑造、美術設計或畫面長鏡頭都非常出色,雖然白羅查案過程較為薄弱,演員們也因角色眾多而戲分被壓縮,但對於像我這種沒有看過原著的觀眾來說,高張力的片尾解謎確實給我們更多反思的機會,我想這就是《東方快車謀殺案》的迷人之處吧。

 

◎歡迎到我的FB專頁按讚◎ 如履的電影筆記

爽度:7/10

劇情:8/10

氣氛:8/10

演技:8/10

題材:8/10

總評:7.8/10

創作者介紹

如履的電影筆記本

如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